看黄片不要vip

♂? ,,

,最快更新盛少撩妻100式最新章节!

看着梁诺琪的车子开走了,南宫莫抬步朝自己豪车走去。

被撇下的女人反应过来,赶紧快步跟上。

他边拉开车门坐入驾驶室,边对女人说,“坐副驾驶。”

“好。”女人迅速绕过车身,上车并系好安带。

南宫莫发动车子,目视前方,留给她一个完美的侧颜。

他的声音没有温度,“第一,不要主动约我,第二,不许纠缠不许提任何要求,第三,不接吻不上床。第四,不要到处炫耀跟我之间的关系,我想不想在一起什么时候分手凭心情,跟了我不一定能长久,也许是一天两天,也许是一周两周,也许是一个月两个月,但绝对不会超过半年。但我不会让吃亏,有房子吗?”

“啊?”她明显不在状态,被他刚说的这些话给惊到了。

“我问,有房子吗?现在是租房还是怎么着?”

“我有一套80平米的老式公寓。”女人如实回答。

“在大汉龙城,我送一套别墅吧,就当是见面礼了。”豪迈地说着,他将一把钥匙递给她。

蕾丝长裙美女的清纯唯美图

女人吃惊,这么大手笔?!

“拿着啊!”

“谢谢。”女人伸手接过钥匙,“我愿意做女朋友其实不是因为这些。”

“别跟我说原因,反正不长久。”他没有兴趣说这些。

女人只好闭了嘴,也难怪想上位的女人那么多了,她把捏着钥匙,女人本来想问他喜欢什么样的标准,可是想到他刚才交待中有一条,不许纠缠不许提任何要求,她就闭住了嘴。

“我不会带出去旅游,也不会带去见我的家人,这两点必须记清楚。”南宫莫单手开着车,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,“还有,不要送我礼物,我不会收,因为没地儿堆。对于我过去的女朋友要善待,遇见了语言别苛刻,因为曾经她也坐在这个位置,她的现在也许就是的明天。”

他重复着会跟每一任新女友交待的话。

“莫少。”女人转眸,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口,“没想过结婚吗?”

结婚?

南宫莫转眸,深邃锐利的眸光在她脸上停顿了几秒,十分慎重地说,“我想结婚的那个人死了,所以以后不要再提我的伤心事。”

“……”女人僵坐在那里,迎着那目光,不敢再出声了。

很担心一开口就会触碰雷区,因为他脸色真的很不好了。

自己是要进军娱乐圈的人,与他交往交往有明显的好处,可以提高知名度,而交往的时间越长对自己以后的发展也会更好。

……

周镇。

某旅馆里,盛誉在洗手间进进出出不下二十回,终于松了口气,肚子舒服多了。

中餐吃了跟没吃差不多,还把他给折腾得要死,最近精神本来就疲惫,这么一闹腾,简直就虚弱了。

稍微舒服一点的时候,他又一次出了门,一个人行走在巷子里。

每一户虚掩房门的人家他都会透过门缝往里头观看,说不定就能遇着他的宝贝颖儿。

期望总是美好的。

遇着稍微年长一点的人,他也会跟人家打听。

可是最终一无所获,深深的焦虑与失望将他包裹着。

桃李村,粉红色桃花成了这里最绚烂的风景,这里的桃花有一个最大的特点,那就是不分四季地开花,但是不结桃子,这是一个梦幻的村子,村里处处都是桃树,这里的村民们安居乐业。

沿江不远处,便是桃花盛开的地方,粉嫩嫩的花瓣下,一处淡蓝色二层楼小木屋矗立着,就像童话世界一样。

如果走遍整个村子,不难发现这里的建筑大都是用木头做的,而且外围刷上了淡蓝色的油漆,非常漂亮。

江畔小楼第二层,装饰简陋却不泛温馨的卧室里,一位老中医对着床上的女孩把了把脉,突然眸色一亮,“有了些起色,这太不容易了。”

身边屋子的主人也是心生一喜,“她脱离生命危险了?”

老中医说,“活是活下来了,不过什么时候醒来还是个大问题。我也不敢保证。”

“那她脸上这些伤有没有治愈的可能?”女主人担心地问,“多漂亮的姑娘啊,就这么毁了容真是可惜。”

“至少得需要两个月才能完恢复,在这个过程中也要护理得当,别让它感染了。”

“有消炎药水吗?”

“有的。”

“那帮我拿一瓶吧。”

……

然后老中医随屋子主人下了楼,拿过药付了款。

二楼卧室里,屋子主人八岁的儿子陪在床前,他一脸愁容地盯着床上的年轻女孩,她的头发可真漂亮,乌黑乌黑的,又特别长,跟自己溺水而死的姐姐很像。

床上的女孩盖着薄被,一张白皙的小脸满是擦伤,还掉了几块皮,那肉嫩红嫩红的,可以说是惨不忍睹。

紧闭好几天的眼珠子终于动了动,白皙修长的手指也动了动。

小男孩眸色大睁,他激动地趴在床前轻唤,“小姐姐?醒了吗?小姐姐?小姐姐??”

时颖缓缓睁眼,淡琥珀色的眸子里没有焦距,面前一片漆黑。

“太好了!终于醒来了!”小男孩激动得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。

时颖眨了眨眼,她勉强稳住心神,“这是哪?怎么不开灯啊?”

“啊?”男孩一怔,转眸看向外头灿烂的太阳。

“好黑,怎么不开灯呢?”女孩疑惑的声音带着久病后的沙哑。

“小姐姐……现在正顶着大太阳呢!看不见吗?”男孩胸口一缩,猛地意识到什么!

然后他趴在床前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发现她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手在晃动。

大太阳??

时颖闭了闭眼,再次睁开,却依然是漆黑一片。

她眨了眨眼,隐约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,脑袋里仿佛炸开了一道白光,“不……”然后挣扎着就要坐起,可稍微一用力,那牵动身的剧痛朝她席来,“啊!”她惊叫一声,痛得乖乖躺好,额头冒出细细汗珠,“好痛啊……”

“小姐姐别动!受伤了!别动!!”

男孩的声音很稚嫩,很好听,给了时颖黑暗中最好的安慰,她抬起一只手在空中胡乱摸索,“在哪里?在哪里呀?”她真的很害怕,很害怕小男孩会突然消失,然后一个人被无尽的黑暗给吞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