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粉色app

戴维先生主职业是海军军官,副职业他对研究各地的气候非常感兴趣,他是海军气象台的一个高级研究员,还喜欢研究潮汐水文和海洋生物,是个博学多才的人。(要是他没有内涵他也做不了老大的密友)

在军舰上沉闷的日子里,他一直在研究海洋风暴,现在这种日子到头了,他给出了预报。

“看海上的风浪就知道了,虽然气象还是很好,但风暴将至!”戴维先生指出风暴来之前的预兆。

天空有高云出现,东面出现了羽毛状云团,在不断地增厚成为卷层云,意味着风暴自东方而来。

再有平时晚上风由陆地吹向海上,白天风由海上吹向陆地,但最近一天的陆地风和海洋风有显著变化。

“海面出现了长浪!等到长浪渐消时,风暴就不远了!”

戴维先生说道:“我们的舰船抗风力强,但打过这场仗则未必了,我认为应该撤离这一带海域,早走好过晚走!”

他说到的是战舰打过一仗,状态不佳,风暴中难善其身。

颜常武还在沉吟时,甘辉引了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水手来,说的也是同样的事情。

既然如此,颜常武觉得攻打巴达维亚还不到成熟时机,顺水推舟地宣布这次会战结束,立即撤退!

虽然荷兰人失利,实力犹存,且对方面临生死关头,反倒抵抗激烈,颜常武不欲硬拼,解围而走。

他们连夜离开,荷兰人大喘气一口,哪敢追击,遂对外宣扬说东南军无力再战,我东印度公司笑到最后,取得胜利!

长发美女绿茵下的邂逅

……

当晚他们就开船离开,带着荷舰和八百多名俘虏,火速地返航,以避风暴。

其实还有省事的法儿,那就是与巴达维亚方面谈判,要他们出钱赎人。

不过颜常武虽然一头钻进钱眼里,但认为拿俘虏去台南游街更有面子,因此红毛番俘虏们只好与他到东南府一游了。

他们离开得很恰当,三天后,台风吹袭了这片海域,风浪滔天

……

东南舰队被台风尾擦着,舰船晃荡,整体安然无恙,大家就当作了对自己身体的按摩。

大家盘算着这次战争胜利将会收获多少,比起上一次的平局,这次我们扬眉吐气,荷兰猪则灰头土脸,老大应该重赏了吧!

颜常武对于军功从不小气,他充分地吸取是他来前的明清两朝的教训,明朝开国皇帝朱重八小家子气,以至于他的后代对于军人待遇微薄,怎么能够让军人卖命!

崇祯皇帝又自己作死,干掉了可以帮他捞钱,为他背黑祸的宦官,不征商税,不开海禁,想赏也赏不了。

而辫子朝皇帝钱隆打川西土著的第二次金川之战,历时五年,死伤逾万人,耗银7000万两!

当中贪污不少,可贪污很大部分还是落入了军人手里!

正当的奖励更是不少,辫子朝皇帝将银子泼水般地奖给参战军人,如此同样打野蛮人,辫子兵就胜利了。

当皇帝对得起大将时,也就敢杀大将和官兵了,有钱就有选择,不怕兵将不听话,与明朝皇帝的形势截然相反。

不过这手用在内战还行,但在外战就不成了,二亿多的马关赔款,那个老女人会想的话,用二亿多银子造上一百条镇远,早就打平倭岛了!

回途走旧路,时间长多一倍有余,但东南官精神轻松加愉快,过了占城,稍事休息,占城人听闻东南军战胜了荷兰人,大为钦佩,盛情款待,请他们多留一些时间,也好请教高明。

东南军归心似箭,谢绝好意,继续上路。

然而到得会安(安南阮朝地盘)补给,还没进港就发现气氛不同,港口外停泊着数艘明人船只,这很不寻常!

见着东南军舰的到来,这下明人船只爆发出阵阵欢呼!

他们放出小艇,载人过来,很快地,颜常武就知道端倪,那是越猴卑性大发作引发的事情。

先前东南舰队发出威胁,要求阮朝对明人海商的税收必须公平,阮主还是非常的重视,在其军师陶维慈的提议下,约定明人海商收取关税船三千两银子,并且不得再收其它杂费,并且公布实施。

这说得过去,明人海商们表示满意,可是负责收税与接待的海关胥吏却不干了!

他们从阮朝那里得到的薪酬微薄,需要小费帮补家用,亦即是灰色收入,就是勒索,不得有其他收费,那不是要了他们的命!

本应是阮朝内部分配机制的事,他们可以向上级提出要求,但他们既不敢向上级叫板,又收惯了明人海商的小费,在阮朝政令出来后不过安份几天,又开始收取小费来。

大家都知道天朝人一脉相传的怕事怕麻烦、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观念,对方一要,想的是些许小钱,也就给了。

几两、十块银子,给吧!

胥吏们心安理得地收起来,直到三天前,一艘来自福建海澄的海船“明伦号”到达会安,船主陈虎,是东南军的退役老兵,这家伙在退役后从东南府回流家乡做起了海商,贩运丝绸到会安来。

结果过关的时候,胥吏向他勒索银子,用明朝官话不断地说着十块(银元)、十块的,陈虎不肯给,他好不容易才置了一船货,还没发市,真的连十块银元都给不出来,又是军人习性—–颜大少的兵,从不屈服于不义之举,什么时候都昂首挺胸!

下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,双方发生争执,陈虎声音响亮,态度分明:没钱!

胥吏们见到有硬茬子,岂容他猖獗,万一别的明人有样学样,亦不是断了大家米路,他们一拥而上,大打出手!

可怜的陈虎,呃,就被对方一个手重,给打死了!

事情发生后,当地的中华总商会介入,要求严惩凶手,保障明商的利益。

当地官府息事宁人,愿意赔偿一百两银子,并惩罚凶手(就是打棍子)和赔礼道歉。

只是交涉当中,官员们惯了以前的地位,他们姿态高傲,气焰嚣张,口口声声是赏给你们的,一百两银子一个人,咱们给得起!

明商们怒了,他们想着被如此对待,说不定同样的事情会落在自己的头上。

一百两银子一条人命,我呸!

明商们罢市,海船也不进港卸货(不与海关打交道),要求会安官府作进一步的处理,直到明商们满意为止。

双方僵持中,东南舰队回来了,这下明商们可有了主心骨!

……

甘辉奉了颜大少之命,主持召开会议,问大家该怎么办?

达成共识后,报给颜常武同意,洪熙官说:“今时不同往日,甘副座你不合适上岸,以免被安南猴子扣留。”

他大义凛然地道:“就让我去吧,相信我会维护我东南府的颜面和明商的利益的。”

旁边的颜彰深知他的为人,低声地道:“这家伙最合适去装b,一天不装b就浑身不舒服!”

于是洪熙官奉命上岸与会安官方交涉,见了当地知府阮福安,双方谈不上几句,阮福安被震得从座位上跳起来。

“什么,一条人命十人偿?”阮福安惊呼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