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丝瓜视频同类型的视频app

*** 此为防盗章, 订阅前文可破

戚秦一睁眼,发现自己在一个完不认识的陌生地方, 第一反应就是找人问路,但是这里玩家已经很少了, 他问到的是个nppc和蔼可亲地让他帮忙跑腿, 他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了, 结果等跑完腿他再问时,另一个npc又继续让他帮忙, 他就这么帮啊帮的, 一直帮到任务链中断, 停在了广场,这才遇到了季玄一。

完是个守序善良阵营的家伙啊。

相比之下, 戚秦反过来询问季玄一的时候, 季玄一倒不怎么好意思开了,只含糊自己还是个学生。

季玄一原本想要戚秦现实生活中的联系方式,方便了解情况, 但是这个戚秦不知道这些, 季玄一只好道:“那就先在游戏里加个好友吧, 等你到了现实世界,找机会了解一下手机电脑什么的, 再回游戏来找我。”

戚秦点了点头。

戚秦不知道自己的游戏名字叫什么, 季玄一只好指挥着他加自己好友, 等对话框弹出来的时候, 差点没被呛到。

戚秦的id叫天下第一。

不过以原来那个戚秦的嚣张程度,叫这个名字已经很不错了,季玄一带入了一下高中时候的戚秦,觉得对方应该会给自己取名字叫宇宙无敌。

看来三年过去,对方有所收敛啊……

季玄一和戚秦聊了一会儿,就教他下线了。

戚秦面上有些忐忑,又默念了几遍进入游戏的方法,抬头对季玄一道:“你会在这里等我的吧?”

粉红少女手牵气球山顶唯美写真

季玄一看了他一会儿,点头:“嗯。”

戚秦如释重负地笑了:“谢谢你。”

季玄一没有话,戚秦下线了。

其实这件事本来和季玄一没有什么关系,不过他脑子一热插了手,就会尽力把事情收拾好。

季玄一在广场上发了一会儿呆,才想起来自己任务还没做完,戚秦的事情放在一边不,他自己面对的情况也很严重啊!

季玄一站起身,把哈曼夫人的药剂交给了广场上的守卫队长,队长向他表示了感谢,并且表示希望他能去另外一个npc那里跑腿。

这就是回到了普通的任务链上了。

和论坛上的人的一样,哈曼夫人的一枚银币好像确实只是官方给的一个福利。

季玄一没有多想,准备往任务指针上指示的方向走了。

不过他才刚离开广场,就收到了一条消息。

密聊:[一朵花]:季!你在干什么呢?

季玄一的脚步停顿了一下。

他不怎么习惯这种游戏里的问候,毕竟比起朋友,他的仇人更多,大部分时候别人密聊他都是为了骂他,后来骂他的人被杀得多了,不敢话了,他的聊天频道也就空了。

这个游戏限制就比较多了,能够进行远距离文字聊天的,除了世界频道和地图频道,就只有互为好友的情况下可以办到了。

季玄一反应了一下,才回道:“任务。”

一朵花秒回:“我这边有个刷怪点,你来吗?”

季玄一看了一眼一朵花的等级,他才十级过了一半,花已经十六了。

[季玄一]:这个等级还没离开新木镇吗?

[一朵花]:啊?我是接到离开的任务了,不过之后不是会有掉级惩罚么?我打算在这边刷怪把等级刷高一点再离开这里。

这也是一种升级的办法,特别是在升级很困难的游戏里,在任务链之外先拿到额外的经验把等级升高,接下来再做任务的时候,因为等级比任务要求的要高,做任务的时候就会很轻松,菜一点的玩家遇到比较困难的任务时也可以倚仗等级差顺利完成。

会这么做的人在其他游戏里不多,因为比起任务得到的经验来,大部分怪掉落的经验根本不值一提,即便找到了经验丰厚的精英怪,千篇一律的刷怪动作也太过枯燥了。

但在《域》中,二十级之后的死亡惩罚实在是太重了,比起一不心死了就要掉级,还不如抓紧机会,有多少经验拿多少经验,先把等级升上去再做任务。

明白这一点的季玄一也确实有点心动。

但是刷怪是需要组队的,而且大部分情况下,都是好几个人一起刷怪,因为“木玄一”的恶名,会取类似id的人不多,所以当初花才会咋咋呼呼地把他当成同道中人,现在又风头正紧,他再跟人组队,怕不是担心身份暴露的不够快?

权衡利弊之下,季玄一回道:“算了吧,你们刷,我不去了。”

[一朵花]:别呀季,来嘛来嘛!大家都是自己人!

[季玄一]:……

[一朵花]:_(:зゝ∠)_好嘛,我们是缺点人手啦……

[季玄一]:不去。

[一朵花]:别啊季,来感受一下我们玄一后援团的温暖!大家都很和蔼可亲的,不会嫌弃你是个术士的!

后援团?季玄一顿了一下,问道:“你把我的id告诉他们了?”

[一朵花]:是啊,大家都想吸纳你进组织呢!快来啊!

季玄一:“……”

不知为何,他总感觉一朵花现在的地方现在其实埋伏了一万个他的仇家,就等着他上门。

不等季玄一接话,一朵花已经把组队申请发过来了。

季玄一犹豫了一下,还是点了确定。

队伍界面出现在季玄一右手边,队里已经有八个人了,除了妙手空空和一朵花之外,没有眼熟的id。

这是很需要注意的事情。

在游戏里面,号是可以经常换的,但是名字不一样,一个固定的名字,更容易让别人记住你,季玄一的大部分仇人都属于生怕自己不出名的那种人,经营了许久的id,在《域》这种游戏里,更不可能丢下了,改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不过单一个妙手空空,也让季玄一犹豫了。

他一点都不想再被人抱大腿,最重要的是还不能直接杀回去,太憋屈了。

季玄一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决心去看看那个刷怪点,妙手空空这种人直接无视就好了。

他打开了自己的羊皮纸,上面除了指引任务的黄色箭头外,还有八个指着同一方向的蓝色箭头,蓝色箭头都比黄色箭头了整整一圈。

那是指引队友方向的箭头,箭头体积越,证明距离越远。

不过这个距离也不算太远,出了新木镇,大概走个十分钟就到了。

季玄一拿着羊皮纸,出了镇子才发现,一朵花他们的定位居然是在镇子不远处的深山之上,而山上是没有路的。

看来不止要走十分钟了。

季玄一深一脚浅一脚地进了山,找到一朵花已经是半个时之后的事情了。

山上树木高大而密集,连低矮一点的植物都要到人的胸,只有较少一部分地方比较空旷,大部分角度都很难看见周围的情况。

等到羊皮纸上原本聚在一起的箭头变得分散时,季玄一拨开一株植物,发现了一片不大的空地,一朵花她们就挤在这处空地里刷怪。

季玄一刚靠近这里,还没有看到一朵花他们的时候,就已经吃到怪物掉落的经验了,他草草地扫了一眼,这个经验值对这个等级来已经算是高的了,多半是不知道谁走了狗屎运,遇到了藏在山里的精英怪群。

这种怪经验多,但攻击力高,又刷新得很快,等级只是刚好的话会刷的很吃力,需要好几个人一起,才能提高效率。

季玄一看了一眼,发现八个人里只有一朵花一个人是治疗,正站在空地正中间,手忙脚乱地挥舞着法杖朝打怪的人身上丢圣光球。

好像所有的游戏里有牧师这个设定的时候,第一个技能都是圣光球……

和季玄一只能麻痹敌人的第一技能不同,一朵花的圣光球既能作用于敌人,又能作用于队友,一个是轻微伤害,一个是大量治疗,而且冷却时间很短,所以即便是在季玄一看来烂的不行的操作,也能勉强奶住七个人。

可能是游戏公司预料到了玩辅助的人会比较少,所以在设定上偏爱了一下牧师,希望能多一些人来体验这个职业。

不过相比起来,攻击性辅助术士的境地看起来就比较像是后妈养的了。

季玄一脾气不好,但是对这种设定上的问题却有着出乎意料的容忍度,可能是因为对自身能力的绝对自信,所以很少会去抱怨职业的强弱问题。

就好像他玩了术士之后发现没有平A,也只是在打怪的时候念叨几句,然后自己给自己造了一个近战法杖一样……

季玄一出现的时候,被迫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一朵花立刻就发现了他,高兴地叫道:“季来了!”

她一走神,勉强能够维持的技能节奏马上就被打乱了,有点经验的人都开始走位躲避怪攻击,就剩一个熟悉的背影还在站桩和怪拼刀。

菜到没眼看。

季玄一:“……”

《域》公测时开放了五个服务器,几乎一开服就被占满了,陆陆续续关闭了创号通道,季玄一所在的服务器也在开服后的第三天绝育了,他们可以是这个服务器等级最低的一批人。

这么一批人凑在一起刷怪,会遇到熟人挺正常的。

季玄一抬手甩出技能,精准地卡住了精英怪的攻击,一朵花也反应过来,开始疯狂刷血。

妙手空空直到自己的血被抬了起来,才慢三拍地开始学着别人进行笨拙的走位。

刚才季玄一就注意到了,妙手空空是最吃治疗量的人,一朵花每丢出三个圣光球,就有一个落在妙手空空身上,而且妙手空空和他的等级差不了多少,也就是十一二级的模样,打怪打的非常吃力。

季玄一走到一朵花身边,奇怪道:“你们为什么带这个人一起刷怪?”

一朵花正义凛然道:“因为木玄一后援会的行动准则就是锄强扶弱!”

季玄一:“……”

扶弱确实看见了,锄强大概还缺点本事。

“铁锹?”戚秦好奇地看她。

“嗯。”阿喵点了点头:“用来挖土的。”

一旁的艺术叹气道:“唉,算了,反正是你的任务,我也操不来心,你开心就好啦!”

阿喵笑了笑,道:“知道你是为了我好,谢谢啦,不过这就是个普通任务而已。”

“城北有一个农场,养猪的大叔让我帮他去森林里挖地薯喂猪,但是他没给我道具,我不敢用法杖刨地,就打算来城南看看有没有铁锹卖。”

还以为能听到惊天大秘密的戚秦:“……啊?挖地薯任务为什么要保密啊?”

阿喵:“所以我都了……”

艺术不高兴地凑上来道:“隐藏任务怎么可能一开始就告诉你们是隐藏任务呢?肯定是要自己去发掘线索的啊,你们想想,森林里为什么会长地薯?那个大叔又为什么不给阿喵工具?”

季玄一根本不搭话,只有戚秦傻了吧唧地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艺术道:“我怎么知道,这都是疑点啊!”

戚秦求助地望向季玄一。

季玄一也有些无语,这妹子好像有点傻。

阿喵忍不住笑了出来,道:“这是不是隐藏任务我不知道,但是经验一定很多,你们如果也要去城北的话,可以一起来做这个任务。”

季玄一道:“可以,不过你们买到铲子了吗?”

阿喵道:“我本来是打算去交易行看看的,结果摆摊街上就有人卖,不晓得是他自己做的还是上哪弄的,看起来还挺结实。”

“够四个么?”

“正好四个,”艺术从包里掏出两个铁锹分给季玄一和戚秦,道:“因为不知道那人卖的东西质量怎么样,所以多买了两个备用。”

看上去确实挺结实的,季玄一接过来一看,灰色物品,[杰克大叔家的铁锹]。

季玄一:“……”

看来是摆摊那人从npc家后院顺的,空手套白狼还行……

不过看艺术她们的样子,应该没花多少钱。

季玄一沉默了一下,把铁锹收到了背包里,正要话,又一队万事风雨的人瞪着眼,凶神恶煞地从街那头走过来了。

“恶……”艺术发出夸张地干呕声,一把抓起阿喵就跑,中道:“快走快走,我们去城北,别在这里呆了!”

绿林城的面积很大,但横亘在中间的森林足足占去了接近三分之一的地盘,也不知道绿林城的城主为什么会在城里种这么大一片森林,难道就为了契合这座城市的名字吗?

季玄一无法理解。

从城南到城北,这座森林里有很多条路,但是大多不怎么好走,从树上长年累月飘下来的落叶堆积在地面,一踩一个坑,偶尔还会有虫子跑出来,地图刚开放的时候逼疯了很多怕虫的玩家,好在后来最常用的两条路被玩家清理出来了,落叶被扫到一边,露出还算坚硬的地面。

这两条路一条是通向城北最近的路,另一条,则是通往森林中刷怪点的路,因为使用频率的关系,前者总是会布满一层落叶,而后者虽然总有玩家沿途丢下不要的垃圾物品,但总的来比前者要干净一些。

不过阿喵从城北来城南的时候已经沿路清理过一次路面,所以季玄一他们到的时候路上看起来还挺干净的。

阿喵带着季玄一他们走进森林,道:“城北的人很少,都是图清净才在城北升级的,平时也几乎不去城南,不过实话,想要把等级升到可以离开绿林城的级数,后面还是得去城南做任务的,不然就只能去刷怪点抢怪了,那里有好多万事风雨的人。”

季玄一看了阿喵一眼,顺势问出了早就想问的话:“绿林城这么大,万事风雨才几十个人,虽然确实横了点,但也不至于这么多人讨厌他们吧?”

不等阿喵话,艺术抢先道:“绿林城大是大,但是现在这个等级,资源总的来就那么两种,升级的,挣钱的,不管大,万事风雨总要插上一手,还有几个人特别无赖,占便宜,仗势欺人,时间长了,当然就都讨厌他们了。”

阿喵笑道:“不过城北没什么资源,万事风雨也就最开始的时候来过几次,后来就不来了,所以城北的人虽然知道他们,但是都没什么感觉,我今天也是被那个骑马的人吓了一跳呢。”

艺术纠正道:“骑马的人渣。”

阿喵从善如流:“好的,骑马的人渣。”

季玄一:“……”

离开森林之后,立刻就可以看出城北与城南的区别,城南有很多街道和建筑,人来人往,而城北就完是一片宽阔的平地,只有道,没有街,建筑也都是低矮的木屋或者石屋。

戚秦奇怪道:“明明是同一个城,隔着一个森林而已,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区别?”

阿喵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做任务的时候npc偶尔也会提到城南的事情,应该是知道城南是什么样的情况,但从没见他们有对城南的负面情绪……”

戚秦猜测道:“可能他们跟你们一样,喜欢清静才住在城北。”

也有可能是还未开放的剧情相关设定,季玄一在心里补充道。

艺术完没在意他们在讨论什么,兴高采烈道:“农场在哪边?我们先去找npc吧!”

知道对方还没放弃隐藏任务的想法,阿喵无奈,只好先带路,路上四人接连遇到几个慢悠悠做任务的玩家,那种感觉就像是退了休每天喝茶逗鸟的老年人一样,十分神奇,可能这就是传中的佛系玩家吧……

想来也是城北人少,所以大家都认识,他们看见阿喵时还朝她微笑点头。

阿喵跟他们打完招呼,忍不住对另外三人道:“其实想想,满级以后再回到这里生活也不错呢。”

这回除了不明所以的戚秦点了点头之外,季玄一和艺术都假装没有听见。

阿喵:“……”

算了,人各有志。

阿喵中的农场很大,其中鸡鸭牛羊猪一样不少,都各自分了地盘圈起来,由各个npc负责,养猪的那个大叔看起来也就是个普通npc,毫无特点,艺术看见他的时候失望得不行,多半是觉得自己隐藏任务的猜测可能要落空了。

季玄一走上前去对话道:“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?”

养猪的npc看了季玄一一眼,干脆地道:“没有。”

季玄一一愣,看向阿喵。

阿喵也愣住了,这难道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的任务吗?

艺术再一次兴奋起来:“这是隐藏任务!”***